亚洲 另类 小说 春色_国精品产露脸偷拍视频_真人性做爰_亚洲AV国产AV手机在线


失身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,最新网址发布,永久zi887.com

聂雄写的东西也铺设了一些情节,妈妈虽然语声颤抖,但总归读了起来。可是,稿子的内容越往后越秽乱刺激,她渐渐开始觉出困难了

  “老板┅┅老板摸着我┅┅我的┅┅”(注:聂雄是以女性第一人称写的稿子)妈妈的声音忽然低了下去。

  “什幺?”聂雄的眼睛紧盯着妈妈的乳房。

  妈妈牙齿咬着嘴唇,摇着头不说话。

  聂雄的手忽然伸向了她的下巴,没有理会她一瞬的惊诧,将妈妈的脸抬了起来。成熟女人的脸上散着红晕,小嘴微微半阖着,那情状极为诱人。她看着老板的脸,甚至有些意乱情迷起来。

  “老板摸着你的什幺啊~~~宝贝┅┅”聂雄将声音拉的长长的,淫靡的味道极浓。
  “我的┅┅我的┅┅”妈妈眼睛半眯着,脸上红扑扑的,而声音,更像在梦呓一般。
  她的身体起了一阵不规则的韵动,那一双丰满迷人的大腿也似乎要将肉色丝袜涨破一般,紧绷绷的散着光泽。短小的裙子下摆几乎被褪在了大腿根,光润的美腿使整个明亮的办公室都变的黯然失色。

  “你的什幺啊?”

  “我的┅┅屁┅股┅┅”妈妈抖颤着声音说出之后,脑子里一下子乱哄哄的,强烈的羞耻让她几乎连头也抬不起来。

  “嘿嘿┅┅你的屁股好丰满啊!”聂雄下流的语句好似他真的正在摸着妈妈的屁股一样。
  “你怎幺知┅┅啊!”妈妈身体在椅子上扭来扭去,为自己突然的失口而羞惭不已。
  “嘿嘿┅┅继续念啊,宝贝┅┅”

  “不┅┅”妈妈再次开始抗拒。

  “一定要!”聂雄的手又抚上了妈妈的膝盖,动作轻缓的摩挲着。

  “讨厌┅┅”妈妈红着脸将他的手推在一边,轻声道:“我念好了┅┅”

  妈妈调整了一下心态,暗暗琢磨,与其被动的让老板骚扰,不如表现的见过世面一些,说不定,老板会以为自己是老油条,而不敢太过分。

  其实妈妈的想法聂雄早就看出个八九不离十,尤其是妈妈这样熟美的美妇落在他的手里,他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,这到嘴的羔羊肉那是吃定了的,至于怎样吃才有滋味,那就要看手段了。

  妈妈长吁口气,娇声念起了稿子。“老板的手好粗糙啊┅┅人家肥肥的┅┅屁股上┅┅留下了一道道┅┅指痕呢┅┅”妈妈只当办公间只有自己一个人,念起来多少顺气了些。“老板坐在椅子上,让我┅┅跨骑在他的┅┅腿上┅┅浓浓的腿毛,搞的人家┅┅大腿痒痒的┅┅老板把人家┅┅的短裙又褪高了些,啊┅┅屁股都┅┅露出来了┅┅人家害羞的说着不要┅┅不要啊老板┅┅可是老板分明不理┅┅人家嘛┅┅人家好害羞┅┅人家可是有老公的呀┅┅”

  妈妈几乎是半喘着念着稿子,短裙因为她身体的挪动,已完全褪在屁股上,两条腿紧紧的并拢着。下体的瘙痒让她都要忍不住的想要去挠挠。

  聂雄的眼光就像一只刚刚出笼的猛兽,在妈妈丰熟的身体上寻梭着。他的手不只什幺时候又抚在了妈妈的腿上,隔着丝袜摩挲着妈妈的美腿。妈妈像是完全沉浸在聂雄文章的世界里了,对聂雄现在的所作所为没有觉察了一般。

  她嘴里哈着潮润的气息,又念道:“人家开始推拒老板,啊┅┅不要,不要啊┅┅老板┅┅可,人家的手┅┅哦,碰在了老板那┅┅那硬硬的地方┅┅哦,人家心里像火在烧┅┅像火烧一样┅┅那硬硬的东西┅┅隔着老板的短裤┅┅好热┅┅人家好像摸┅┅”

  妈妈的语气已经完全沉浸在小说的意境里,一条香软的小舌头不断的在小嘴里出出进进,那“啊,啊┅┅”的淫语听的聂雄欲火愈炽。

  “啊┅┅老板!”不知何时,聂雄因为太过投入,手竟然随着妈妈的美腿,捋在了她的臀部。妈妈感到自己的屁股被一只手掌抚摩着,那酥麻的感觉虽然很舒服,但,手掌的主人可是老板啊!

  聂雄有些讪讪的收回了手,并且顺带帮妈妈整了整裙子,妈妈羞答答的坐在那里,贝齿咬着的下唇都有些发白了。

  聂雄站起身子,把他那宽厚的懒腰伸了伸。嘿笑道:“白小姐,你的稿子打的好慢啊┅┅我可是累坏了,你的办公间连个多余的椅子也没有。”

  妈妈听聂雄这幺说,借机下台道:“那您先回办公室歇会儿,一会儿打好,我给您送去。”

  听到妈妈的话,聂雄站着没动,因为妈妈是坐着的,没有看到他的脸,此刻这张脸上挂满了促狭的意味。

  “不必了┅┅”聂雄忽然说。

  “怎幺?”妈妈有些意外的抬头看了他一眼。

  “我就在你这里坐会儿吧。”

  “可是┅┅”

  “白小姐,你总坐着┅┅不累啊?”

  “啊┅┅”妈妈一下子脸上羞的红红的,浅笑着说:“对不起┅┅把大老板您冷落了┅┅”她说着站起身子,为聂雄腾开了椅子。

  妈妈刚刚起身,聂雄就一屁股坐了上去。他冲着美丽的下属摆了摆手,说:“白小姐,你继续┅┅”

  妈妈站在电脑桌前,穿着亮银高跟鞋,使她的身材看上去更加高挑。聂雄坐在她一侧,一副懒洋洋的样子,似乎真的很累了。

  妈妈要打字,可老板偏偏不给她椅子坐。她不得不匍匐着上半身,撅着屁股打起了字。美丽的女人没有觉出自己的屁股完全暴露出来了,短短的裙摆半掩着一截屁股沟,而再往下的屁眼儿部分,则被一块较为深重的丝袜区域覆盖着。

  聂雄往后挪了挪椅子,使妈妈逐渐站正位置,而他,竟和妈妈肥硕的美臀对正了。他双目近乎充血的盯着妈妈的屁股,那丝袜裹束的地方正发出亮光。妈妈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羞耻的屁股正被人目奸,她甚至还因为调换姿势,而将两半臀肉摆来摆去。

  聂雄的双手无意识的紧搓着,将脸部凑近到妈妈的屁眼儿,他的鼻子似乎在嗅着什幺花瓣一样,一皱一皱的在菊蕾的周围闻寻着。

  忽然,妈妈动了动,因为聂雄没有想到妈妈会突然站直,就在他愣神的一瞬,肥美的屁股整个堵在了他的脸上。

  “唔┅┅”屁股遭受的意外让妈妈慌措的想要逃开,但聂雄的欲火却是再也难以抑止,他抬起手臂,将年轻少妇的丰熟肉体一把拉了过来。妈妈一下子正正的端坐在聂雄的怀里,老板那根饱涨耸挺的肉鸡吧插的她屁股沟都颤栗起来。

  “老板┅┅”受到意外刺激的妈妈不自禁的发出呻吟。

  “哦,宝贝┅┅”

  “不要┅┅老板┅┅你,你在做什幺┅┅啊┅┅”

  双臂紧紧箍着妈妈的丰熟肉体,聂雄的下体隔着妈妈的丝袜和自己的短裤耸动起来。
  “嘿嘿┅┅!”聂雄蛮横的说道:“你把老子的火给勾起来了,老子拿什幺下火?”
  “不要啊┅┅老板┅┅”妈妈在聂雄的怀里挣扎,而聂雄的短裤已是半褪而下,大肉棒狰狞的露了出来。

  “啪┅┅啪┅┅啪┅┅”聂雄的手用力的拍打着妈妈的屁股,嘴里狠声说道:“臭婊子,老子早就想干你了!你的骚屄是不是也痒的厉害啊┅┅”他的手随及插进了妈妈的三角地,隔着薄丝抚弄着人妻娇嫩的密穴。

  “啊┅┅啊┅┅老板┅┅人家有老公┅┅不要,不要弄人家┅┅”

  聂雄大概也觉得强扭的瓜吃不出什幺滋味,他眼中闪过一道促狭的光芒,口里悠然道:“不操你也可以,但你要帮老子卸火!”

  妈妈带着哭腔,喊道:“不要┅┅老板!”

  “撕┅┅”聂雄的手在妈妈的丝袜上拉开一条裂缝。凶狠的说:“不答应?老子就强奸了你!”

  妈妈嘴里狂喊道:“不要┅┅”泪水再度夺眶而出!

  妈妈的会阴部分被撕开一条裂缝,性感的白色蕾丝内裤暴露了出来。聂雄的手强抚在她的阴部,使力抚弄了两下,发狠说:“答不答应!”

  “啊┅┅啊┅┅”妈妈呼喊道:“答应┅┅啊我┅┅答应┅┅”

  “嘿嘿┅┅聂雄怪笑着,并放开了环抱妈妈的手。妈妈蹭的从聂雄怀里钻出来,因为太慌乱,竟致一下子摔倒在地。

  ”啊┅┅好痛!“她的身体匍匐在地,像似一只受伤的小绵羊。

  ”急的让我操你啊?小宝贝┅┅“聂雄的语声放肆的攻击着妈妈。

  ”啊┅┅“妈妈感到无比的屈辱,终于痛哭出声。

  她趴伏在地,身上的套裙被半褪在腰际,两条修长的美腿侧排在一起,三角地带被撕开的裂缝处,淫荡的露出一角小底裤。一只高跟鞋因为挣扎过度,仅有鞋带绑在脚面,娇翘的小脚在丝袜的束裹中散发着光泽。

  聂雄走到妈妈面前,蹲下肥胖的身体,嘿嘿笑道:”还不站起来!是不是要我扶你啊┅┅“妈妈身子一动,大概是害怕老板那双肥厚的手掌真的在摸上自己的身体,匆匆站了起来,并脸色羞红的将裙子摆弄好。

  聂雄没有理会妈妈的动作,像在观赏一件玩物般看着妈妈忙乱的样子。冷笑道:”白小姐,要实践你的诺言了吧。“因为他穿着短裤,而大肉棒一直处在耸挺的状态,所以妈妈听到他的话后,下意识的向聂雄的下体看去。

  肉棒挺翘的状态在短裤上搭起一顶小帐篷,这令美丽的人妻羞怯不已。而此时,聂雄又适时的发出一阵怪笑。搞的妈妈几乎忘了刚才被老板纠缠的尴尬,站在当地扭捏不已。

  其实,妈妈体内的闷骚欲望早就被激发起来,只是一种被强奸的恐惧让她生出挣扎的动力,此刻,聂雄一但没有动作,她反倒不知所措了。聂雄的手抓住了妈妈的柔痍,她微一挣扎,就不再动了。

  聂雄靠近妈妈的身体,在她的耳边吹风道:”小宝贝┅┅你这里太小了,走,到老板的办公室去,老板好好教教你,工作中的乐趣。“充满挑逗的话语,令妈妈浑身发烫发软,就这样,在半推半就中进入龙潭虎穴般的地方。

  老板的办公室里,真皮沙发被打开,俨然有床铺大小,聂雄坐在上面,强迫妈妈跨骑在他的腿上。妈妈双眼含泪,短裙又被褪在腰际,阵阵低泣从香软的小嘴里不断的发出。

  因为是跨骑,裆部的裂缝被撑裂开来,但因为丝袜的质地很好,所以屁股还在丝袜的保护下。

  妈妈的两只脚上半吊着高跟鞋,光润的脚后跟随着聂雄的一些动作,不断的和鞋后跟上的挽带碰触着,这使妈妈更加敏感,密洞里缓缓的溢出一些骚水。

  聂雄的手向妈妈的阴部靠近,妈妈双手匆忙护在那里,芊芊十指淫荡的恒横在阴道前,蕾丝下遮掩不了的阴毛,却不争气的在缝隙中窥探着。妈妈牙齿咬着下唇,清丽的面庞上挂着泪珠,微微向着聂雄摇头。聂雄嘿嘿怪笑着说:”老子又不操你,你怕什幺?不让老子卸火,小心真把你干了!“妈妈被聂雄说的又是害羞,又是害怕,但双手却再难阻止老板魔掌的进袭,阴部失守了。

  聂雄的手抚上妈妈的阴部,隔着蕾丝抚弄她的密穴。妈妈咬着下唇,强忍下体带来的一波波异样快感。在蕾丝的边缘,聂雄的手指勾着妈妈从内裤缝隙探出头来的阴毛,嘿笑道:”宝贝┅┅你的毛好浓啊!“”啊┅┅不是┅┅“妈妈羞怯的说。

  ”什幺不是?“聂雄忽然重重的拽了一下阴毛。

  ”啊┅┅“妈妈痛苦的娇吟一声,小手不由得又伸向了自己的阴道。可是聂雄的手正占据那里,因此她柔痍的加入倒更加助长了老板的淫威。

  聂雄的手更加意的勾着她的阴毛,受到聂雄的拉拽,妈妈的一半大阴唇在蕾丝边际露了出来,聂雄的手指顺着大阴唇上下玩弄,妈妈嘴里不由得发出”啊┅┅啊┅┅“的呻吟。

  聂雄把妈妈的内裤捋成条状,整个深入阴部的缝隙,又让妈妈自己拉着,一下一下的在阴部摩擦。他的手指则在穴口隔着一绺布条向里面缓缓抽插。

  ”啊┅┅老板┅┅你,你说过不┅┅不┅┅啊人家┅┅哦┅┅“”什幺┅┅我听不懂啊宝贝!“”呜呜┅┅“妈妈口里呜咽着说:”啊┅┅你刚才说┅┅“”嘿嘿┅┅老子还没给你吃鸡吧,你就口齿不清了?“”呜┅┅啊┅┅“年轻人妻呜咽的更加厉害。

  聂雄将妈妈抱起来,年轻人妻因为是学舞蹈出身,再加上此刻下体的刺激,一双美腿竟爽的撇成一字形。聂雄把妈妈以这个姿态放在办公桌上,淫荡的妈妈想要将双腿并拢,却是难以如愿。

  聂雄将短裤褪下,大肉棒弹了出来。他站在皮沙发上,将鸡吧耸在妈妈面前,嘿笑道:”你要怎幺帮老板卸火啊,我的小骚货?“”啊┅┅“妈妈慌措的想要逃开肉棒的近逼,但聂雄早一步抓住了她的头发,强迫她将嘴凑在龟头上。

  ”啊┅┅不要┅┅老板┅┅“妈妈啜泣着。

  ”嘿嘿┅┅吃啊,婊子!不吃,老子强奸了你!!!“聂雄将短裤褪下,大肉棒弹了出来。他站在皮沙发上,将鸡吧耸在妈妈面前,嘿笑道:”你要怎幺帮老板卸火啊,我的小骚货?“”呜┅┅“聂雄手撸鸡吧,在妈妈脸上拍打。妈妈的泪不断的落下来,晶晶的眼泪和龟头上闪亮的精液相印成趣。

  聂雄捏住妈妈的鼻子,妈妈因为呼吸不畅,只好启开樱唇,那知,粗长的肉棒却趁隙而入,划过编贝般的牙齿,一直深入到紧窄的咽喉。

  ”哦┅┅“聂雄舒服的呼了口气,而妈妈,口腔乍逢巨物的侵入,却呛的咳个不停。聂雄不理会年轻人妻的难过,大肉棒在妈妈的嘴里抽插起来。

  ”哦┅┅哦┅┅哦┅┅“妈妈的小嘴不间断的难过呻吟着。大鸡吧让她有窒息的感觉。她的舌头被鸡吧顶在天花板上,忍受着包皮的摩擦,那感觉,就像吞吃了一根没有洗过的胡萝卜。

  聂雄大概觉着还不过瘾,他把鸡吧从妈妈嘴里抽出来,那上面沾满了妈妈的唾液和龟头渗出的精水。他爬上桌子,肥胖的躯体山一般的躺在桌面上,让妈妈反转身体,骑在他的肚子上。年轻人妻美丽的屁股冲着老板的脸,薄丝遮掩下的屁眼儿像在呼唤什幺似的发着微微的战栗。

  ”快┅┅给老子舔!“因为看不到聂雄古怪的嘴脸,妈妈多少好受了些,所以屈辱的弯下身体,用嘴叼起了丑恶的鸡吧。

  嫩滑的香舌在龟头上缓缓的舔弄,而屁股却高高的翘了起来。聂雄看了一眼妈妈的下体,淫水早已将底裤湿透了。浓密的阴毛在阴道口粘连成了一片黑影。

  妈妈伸手抚着聂雄阳具的根部,舌头在龟头上打转,一丝精液从龟头粘在她的舌尖,看上去淫秽而放浪。她时而用嘴唇在龟头上来回磨蹭,时而又整根吞进口里。鸡吧在她的摆弄下更见粗壮。

  ”宝贝┅┅嘿嘿,看不出,你还挺专业的!“聂雄仍然不忘调笑妈妈。

  ”哦┅┅呜┅┅“年轻人妻似乎默认一般的呜咽着。

  聂雄的双手忽然抓住了妈妈的两半臀肉,妈妈哆嗦了一下,却不敢有太大的动作。他慢慢的将丝袜的裂口扯的更开,浑圆的美臀终于全露了出来。

  ”呃┅┅呜┅┅“妈妈大概想借呻吟掩饰自己的尴尬,听起来却是性感诱人!聂雄双眼放光,手掌几乎颤抖的摸上了她的屁股,人妻紧小的内裤被束缚在屁股沟里,一缕缕淡淡的肛毛乖巧的贴着皮肤。随着妈妈的动作,屁眼儿周围的褶皱忽隐忽现┅┅聂雄突然大力的拍了一下妈妈的屁股,”啊┅┅“正吞着阳具的妈妈不由失声叫了出来。

  ”骚货!吃鸡吧要吃出声音来,吱吱响的才有味啊┅┅哈哈┅┅“”呜┅┅吱吱┅┅噗┅┅呼┅┅呃┅┅吱吱┅┅“”小婊子的口技真不错啊!“妈妈吞出鸡吧,”啊┅┅“的呻吟一声,似乎在回应老板的夸奖。

  ”小婊子,你老公有没有让你吃过鸡吧?“”呜┅┅“羞耻的问题让妈妈难于启齿。
  ”啪┅┅啪┅┅说啊!骚货┅┅“聂雄又在蹂躏妈妈娇嫩的屁股。

  ”呃┅┅“妈妈来不及吞下嘴里的唾液,羞怯道:”老公┅┅哦┅┅没有┅┅吃┅┅!“”嘿嘿┅┅那你想不想吃啊?“”不┅┅“”啪啪┅┅啪┅┅不想吃你还含着大鸡吧不放!“聂雄将妈妈的屁股都打红了。

  ”哦┅┅不是┅┅我是┅┅“妈妈一手抚上屁股,皱眉哭泣着。

  ”是什幺?“聂雄逼问道:”是不是就爱含老板的大鸡吧啊?“”呜┅┅老板┅┅大鸡吧┅┅呜呜┅┅“妈妈似乎有些被聂雄打怕了,老板说什幺,都不敢反抗。

  聂雄一边狎弄妈妈,一边将手慢慢的靠向了妈妈的屁眼,他将紧束在股沟里的内裤拨在人妻肥硕的屁股上,认真的观察着妈妈美丽的菊蕾。一条条淡淡的褶皱微微发着一抹褐色,随着呼吸的节奏,花瓣也缓缓张合着。

  大鸡吧在妈妈香润小舌的舔弄下,一阵阵的快感让聂雄几乎要泄出来,而他因为舒爽哈出的气息,也让妈妈感到了屁眼的危机。妈妈的头脑中一片混乱,害怕自己的菊蕾遭到老板的玩弄。为了保住屁眼,一定要让老板泄出来,妈妈更加卖力的吞吐着粗长的肉棒。

  老板的呼吸急促起来,而手指也颤巍巍的伸向了妈妈的肛门┅┅”呜呜┅┅呜┅┅“人妻的口水夹杂着已经渗出的精水把老板的下体搞的湿漉漉的。

  ”啊~~~婊子~~~好爽!“聂雄忽然紧紧的向着妈妈的深喉挺动着阳具,妈妈被顶的直翻白眼。在一阵颤抖之后,老板终于将浓浓的液体射进了人妻的口中!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

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zi887.com